因為咖啡愛上這里

  本報訊 (記者  徐翌晟)上海是我國到今朝為止咖啡館最多的都市,有8000多家咖啡館開在都市的陌頭巷尾,北京則有4000多家深藏于胡同深處、隱身于高樓間。昨天,市民文化客堂上見識書會里來了兩位年青的咖啡文化調查者高雪和趙悅,兩年多前他們在各個都市尋找各類有特色的咖啡館,并創建了微信公家號《行走的咖啡輿圖》,之后又出書同名圖書——《行走的咖啡輿圖:在上海》和《行走的咖啡輿圖:在北京》。她們昨天在與讀者的接頭中提出,北京和上海都是靠近后家產化的都市,需要通過都市的消費見識可能消費設施來留住更多的創新型人才。讓世界各地的人才留在這里,喜歡這里,咖啡館也飾演了重要腳色。

  許多文學作品都是在咖啡館降生的,薩特就有一句名句,“不是在咖啡館就是在去咖啡館的路上”。上海從1846年開始就有了咖啡館,如今咖啡館里還經常可以瞥見老上海人在內里聊天說地,咖啡館成為都市里的人們約見伴侶,商談事情,獨處發呆的首選之地。隨之而來的是,上海咖啡的從業人員也很是多,他們中的很多人懷著空想在從事這個職業,高雪和趙悅的這兩本書就是記錄了很多關于他們的故事。

  趙悅和高雪為了這兩本書在上海和北京喝了許多咖啡館的咖啡,對整個都市都有了相識。“老北京有很小的咖啡館,很有江湖氣息,很多北方直男在內里喝咖啡,對周圍人愛搭不理,心里其實很洶涌。上海在差異的貿易中心有紛歧樣的咖啡館,咖啡館較量普遍,每小我私家可以找到適合本身的咖啡館。”

內容版權聲明:內容均來自于網絡,如有侵權行為請發送郵件至[email protected],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